【韓劇】一枝梅EP02~12:幸運險中求...
【韓劇】一枝梅EP02~12:幸運險中求...
雖 然「一枝梅」的味道和主演李準基的前作「狗與狼」有很雷同的地方,例如第一大梗“失憶”、第二大梗“復仇”,但個人還是比較偏好「一枝梅」這部作品,因為 除了這些元素外,「一枝梅」還加入了濃厚的親情、與身不由己的無奈之處,使得故事中的人物有了更多的掙扎與矛盾,再加上劇情還滿緊湊,每次覺得這個梗有點 膩的時候下一個爆點又適時地填補進來,讓「一枝梅」沒啥一般古裝劇都會有的通病───拖戲。
一 口氣看完真的沒什麼問題,至於我個人最欣賞的地方,是它沒有刻意的胡鬧和搞笑,反而是很正經的在敘述一個不平等的世界裡的一首悲歌,比起很多雷同元素的劇 情來講,「一枝梅」我真得要豎起一支大姆指,真是比我想像的要好太多了,因此,看到最後,個人最大的問題是,請把第十三集至結局一次性給我,謝謝,每個禮 拜要這樣等待的話,實在是太要人命了,所以,想也知道,十二集是個段落,還是最後再把後八集給補齊吧,因為這樣等,真的好辛苦啊!
第 二話仍然是在描寫李謙小時候悲慘的命運,但雖然慘,還是有許多人願意為了他延命,說他是九命怪貓也不為過,雖然很不客氣的說,如果我是刺客,我大概會不分 青白皂白,只要有一點嫌疑味就立即現場革斃,哪會在那裡玩“猜猜究竟是不是李謙本尊”的遊戲,但那場李謙被逼著拿石塊丟母親證實自己不是李謙的場面,的確 是灑狗血的極致,小小年紀要他只為了父親的遺言“好好活下去”所受到的連串沉重打擊,到最後戲劇化的失憶,相信這也是為了要存活的方法吧,畢竟要帶著這麼 巨大的恨意下生活,就以他是個從小就過得錦衣玉食的經歷看來,如何能輕易辦得到?
所以理所當然的,李謙忘掉了所有的一切,還被與他同父異母的兄弟時厚的養父鐵石收養,化身成為勇兒,「天真無邪」的長大成人。
說 起來編劇除了著重於李謙的描述外,對於將來肯定會與其對立的時厚,也有相當程度的編排,雖然兩人是同父異母的兄弟,但命運卻湊巧的在同一個時點有了一百八 十度的轉變,就兩人的童年記憶比起來,時厚的命運要悲慘多了,雖然身著的是貴族之衣,但過得生活卻是那般壓抑,在家裡的地位比起下人也沒高到哪裡去,只有 妹妹恩彩對他稍微好一點,可是問題是,恩彩自己也很忙XD, 所以時厚拚命學習,想要藉由成就得到一些肯定,也因為這樣漸漸走上了歪路,不過,當時厚第一次出場,低沉的叫那些在恩彩背後開低俗玩笑的工人滾蛋時,很有 男子氣概,只可惜,因為子莫虛有的血緣關係,讓他與恩彩之間,只能保持在兄妹關係,對恩彩的傾慕之情,就只能壓抑在內心深處裡了。
「一 枝梅」裡面所描述的世界一直存在嚴重的階級之分,因此雖然養父鐵石一直用盡辦法要讓勇兒唸書,以便將來能得到功名,卻不能讓勇兒避掉被所謂貴族的玩弄與欺 凌,貼心的勇兒不願意讓鐵石傷心,所以不願意將實情說出,導致整個人常常被打成豬頭,這不打緊,還一不小心被小時候追殺他的殺手給盯上,搞得前幾集就是不 斷的玩闖關遊戲,生生死死來回好多遍,中間還被很煩的偵探獵人老爹死纏著(是說,他後來就莫名其妙消失了),雖然勇兒的臉看起來無時無刻都很陽光很樂觀, 但可以很明顯感覺出他是強裝出來,不願意讓大家擔心,一整個就是走貼心男孩的路線啊!(感淚)
就在他生死關頭徘徊時,養父鐵石為了救他而一時激情揍了時苑(恩彩的親哥哥),搞得自己被抓進大牢,所以勇兒為了救鐵石出來,因此被時苑要脅上暴力擂 台,就是這場比賽,讓小時候失散的眾人重新歸位,因為時苑還順便利用了這個機會,逼迫時厚上台對打,當場來了段手足相殘的橋段,如果不是最後時厚發覺了勇 兒就是鐵石另外收養的養子,可能勇兒就這樣打死也不意外,這場戲,徹底讓詳知內情的時厚母感到痛苦,這個一直對勇兒有著難解微妙的恨意女,也是另一個內心 極度矛盾的人物,不過這部戲裡的每個角色,大概都有或多或少的秘密吧!
目睹這場比賽的,還有風順父女,風順的養父當年也是追殺李謙的刺客之一,但那時因為心裡對於這種殺人如麻的日子感到厭惡,遂收養了也曾與勇兒短暫逃難的風順 一起生活,對風順而言,勇兒這個大哥哥也是她在內心一直牽掛的人,而她在場邊看見這場比賽,臉上不忍的表情,可以發現她是個心地很善良,雷同於另一部「快 刀洪吉童」裡的利祿,但這部戲的角度比較偏向勇兒的初戀,官家小姐恩彩,想必又會是場四角戀,不過特別的是,其實到了第十二集,感情戲的描寫仍舊幾筆而 已,尚未有太多的描述,故事的重心著重於因為不平等所締造的社會問題和勇兒對於復仇這回事的心理轉折,可能情感線要擺在後頭對立時所相互呼應的元素之一 吧!
回 到比賽,雖然最後勇兒贏了,但他卻在趕往救鐵石的路途中再次被刺客追殺,結果反而是他救了刺客,而逃過一劫,不過勇兒卻被當作屍體推落滾下山坡,中途還撞 到大石塊而暈了過去,看到這裡就要知道,戲劇裡頭撞到、或者想吐都是有原因的,所以,勇兒就因為這樣的關鍵時刻,逐漸想起了自己的童年往事,空白了十三個 年頭,李謙又再度回到了人世。
雖然勇兒己經覺醒,但勢單力薄的自己能夠怎樣?尤其是看到能告訴自己真相的左議政最後都慘遭不測,所以勇兒最後選擇向養父母和全世界隱藏自己已經回想起來的事實,一心一意只要找回尚還存活在這世界的媽媽和姐姐。
但可惜,天剎孤星的名堂不是蓋的,要找姐姐,姐姐立刻出事,兩個姐弟長得還真的有點像而且很面熟,結果查了一下,是孫泰英,哇,原本以為她的戲碼會長一點, 沒想到真的就只是客串,李謙姐的美貌給她惹了不少風波,走到哪都差點被玩弄,就連被勇兒委託尋人的喜峰都不小心被電到個徹底,只是沒想到李謙姐在尋找勇兒 的過程中,會被想要擺脫庶出身分的時厚給告密了(要知道,他們可是兄妹啊!),讓李謙姐被關入大牢還被揍得傷痕累累,這時,很常見的梗出現了,兩姐弟在大 牢相逢,但相見卻不識,雖然最終姐姐知道了勇兒的身分,但為了保護弟弟,她也有口難言,兩人只能這般錯過。
雖 然李謙姐罪不致死,但為了杜絕後患還有引李謙出現,上層還是決定送她上西天,這時的李謙展開了第一次救人計劃,不過因為不熟練,所以最後宣告失敗,他眼睜 睜看姐姐在自己面前死去,最後竟然與孩堤時期一樣,他終究還是無能為力,但為了要活下去,李謙也只能選擇深藏住內心的悲慟,對誰都無法訴說,因此他決定, 就連在世上惟一僅剩的親人──母親,他都就此放棄不再追尋,目標轉為必須要找出自己真正血海深仇的敵人,勇兒遂向養父學習偷竊之術,開始了自己一枝梅的俠 盜生涯。
為 了要掩飾自己真正的心思,勇兒加入幫派(已便獲得各個官邸的資訊),甚至還和時苑(以前的仇人)混得很麻吉,使得每個人聽到他都只有搖頭嘆氣,就這樣開始 了他雙面人的生涯,不過其實偷東西只是一種手段,勇兒最主要的,還是要找出當年殺死父親那把劍的標誌,但很可惜,那把劍的擁有人,除非他去皇宮找,不然最 後仍然是一場空,當然,強烈的企圖心讓他真的很勇敢,畢竟除了突然變得很強的輕功外,勇兒的武功爛得驚人,不過他的聰明才智也真不是蓋的,在這期間,一枝 梅瞬間捲起一陣炫風,他轉變成為平民之間歌頌的對象、官員們欲除之後快的眼中盯,而在此同時,另一條支線的時厚,正因為自己的背景,只能屈就於巡邏兵,直 屬上司竟然還是偷了他出賣良心抓了李謙姐功勞的時苑,整個人陷入壯志未酬的情緒當中!(好苦悶)
不 過時厚雖然歹命,但我總覺得他比起勇兒還幸福,至少時厚媽是全心全意愛著自己小孩,每每看見時厚媽對時厚與勇兒的差別待遇,我都忍不住有點感冒,雖然人皆 有私心,但她的程度比較嚴重,也沒“代念”過勇兒也是自己愛的男人的親骨肉啊!(好像太文藝了),時厚的目標就是“想出頭”這三個字,但人的路不應該只有 單一選項而己,比起勇兒要找出自己血海深仇的理由來看,可以發覺時厚已漸漸失去對錯的判斷,對他而言,破案才是關鍵,對於那些貪瀆無能的官吏,他無條件的 站在他們這方,再加上他發覺了妹妹恩彩對一枝梅難言的情愫,最終他發狂了,捉拿一枝梅,得到擺脫自己庶出的機會,變成他的目標,也致此,他走上了與一枝梅 對立的道路。
雖然「一枝梅」的某些橋段很神奇,但至少很誠懇的交待劇情,例如勇兒的武功奇爛無比,但又鋪陳他是如何得到全身武藝的過程,還與時厚學習之路來個交叉對照,結果一個被教成殺人的劍、另一個則是救人的劍,不知兩人的師傅以後會不會對上呢?其實個人還滿期待的。
因為故事的背景較以男主公群內心的掙扎為主戲,導致兩名女主角的演技力並沒有太大發揮,但是韓孝珠飾演的貴族小姐恩彩,卻有她獨到的魅力,雖然因為她是女 生,在很多時候礙於身分的無奈無法隨心作為,但她仍然滿努力為人民服務,就連她爸也拿她沒輒,也因為這樣,算是替她爸消了一些業障吧!XD
長大成人後,恩彩第一次與勇兒相遇時,是在暴力擂台上場前,她誤認了勇兒是時厚,因此對他懇切的勸說、真情的流露,那個時刻,恩彩的確打動了勇兒的心,使得 恩彩的身影從初次見面便強烈留在勇兒的心裡,然而第二次相會時,勇兒已然記起自己的身分,對恩彩小時曾經有過的短暫相會也有所印象(是說,才見面五分鐘就 有印象,真的很強,難怪我沒有青梅竹馬,唉),兩人倚著梅樹,說起小時候未完的樹鶯與櫻花的故事,恩彩對這個男人的好感這時可謂高達百分百,只是勇兒為了 血海深仇,最終選擇隱藏自己的真心,使得恩彩逐漸靠向了“一枝梅”那裡,這個橋段和蜘蛛人有異曲同工之妙,不知這個聰慧又帶著堅強形象的女性何時才會知道 所有真相呢?不過,因為她爸殺了他爸(懂嗎),所以他們能得到幸福和快樂嗎?又是段類似於“快刀洪吉童”的編排,所謂上一代的恩怨情仇導致的情感糾結,的 確是戲劇化最好玩弄的元素之一啊!
至 於另一個可愛的女主角風順(李英雅),整個走紅顏知己路線,從一開始對勇兒無感,甚至厭惡,但最後知道他是李謙,可謂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完全是因為童 年回憶就喜歡上勇兒,感覺上的確是個單細胞動物,因為喜歡,所以無論勇兒做出什麼事,她都可以全盤接受,並且認同,雖然她的情感勇兒並沒有太多關注,但可 以明白,比起恩彩,風順來得幸運許多,至少在勇兒危難時,與之共患難的對象,應該是風順出線的機率較高,畢竟恩彩雖然心地良善、性格堅強,但她其實沒吃過 什麼苦,不比從小就在市集打滾的風順,但是最後會來常見的悲情招數嗎?照情形看來,機會還滿大的…
第十二集是男主角們戰鬥力升級的關鍵,然後女主角都還在自己的世界過得安和日麗,故事真正的高潮,想必是第十四集開始吧!(照戲的走向,第十三集應該還不會正式開打)
但其實我個人大愛的主要原因,是這部戲裡所講述的親情,尤其是飾演養父的鐵石(李文值),在戲裡,他將兩個毫無血緣關係的兒子,一視同仁的愛護與牽成,好幾次,他的無私都讓我動容,而且,他真的把牙齒給弄掉一顆,好敬業的老演員,今年度的最佳綠葉獎,我私心頒給他了...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
創作者介紹

402

jwvpyj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