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報記者褐藻糖膠 楊美萍
  最近來華訪問時乘坐過高鐵的倫敦市長鮑裡斯·約翰遜近日在英國 《每日電訊報》發文,盛贊中國高鐵速度之快、噪音之小、以及建造速度之驚人,讓國際社會的目光聚焦到中國的高速鐵路上。其實,近來無論是中國領導人出訪,還是外國高官訪華,中國高鐵都成為被整合負債屢屢提及的熱門話題,甚至有人稱中國進入了“高鐵外交”時代。分析人士認為,中國高鐵讓中國出口走向技術化,將改變中國在國際社會上的形象。
  領導人襯衫“推銷”中國高鐵
  近期,我國領導層在出訪東南亞期間數次談及高鐵合作,並向出訪國家領導人“推銷負債整合”我國的高鐵。
  據瞭解,10月4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出訪馬來西亞、與該國總理納吉布會談時表示,中方鼓勵中國企業參與吉隆坡至新加坡的高鐵建設。兩天后,習近平在印度尼西亞出席APEC會議結婚前會見泰國總理英拉時也強調,高鐵和水利設施建設關乎地區互聯互通和泰國的國計民生,應該作為合作中的重中之重來推動,使其成為中泰友好的標誌性工程。
  隨後,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曼谷訪問時也與英拉共同出席 “中國高鐵展”,同時簽署了一份被形象地稱為“大米換高鐵”的諒解備忘錄,提到中方有意參與泰國高鐵項目建設,願以泰國農產品抵償部分項目費用。
  上月,東盟經貿部長代表團在訪華時乘坐高鐵從上海到達北京,李克強總理稱這是中國高鐵為他們進行的一次名副其實的 “路演”,並鼓勵中國企業赴東盟投資鐵路等基礎設施。而在與來訪的澳大利亞總督布賴斯會見時,李克強也表示,澳大利亞正在積極升級基礎設施,已就建造第一條高鐵進行可行性研究,而中國高鐵技術先進,安全可靠,具有成本優勢,希望雙方就此探討開展合作。
  這一系列消息一度讓多只高鐵概念股出現漲停。
  與東盟互聯互通具體化
  復旦大學國際問題研究院常務副院長吳心伯認為,可以從兩個方面分析中國領導層對“高鐵外交”的重視:從經濟層面看,高鐵屬於“大宗商品”,具有很高的經濟價值;從政治或戰略層面看,一些國家,特別是中國的鄰國,從中國進口高鐵設備和技術,反映了它們與中國在政治關係和安全關係上走得比較近。
  復旦大學中國外交研究中心主任任曉表示,中國近年來把東南亞和中亞國家等鄰國作為推銷高速鐵路的對象,這是推進與東盟之間互聯互通政策的具體化,將在經濟政治上產生良好的效益。
  2010年召開的第17屆東盟領導人會議通過了《東盟互聯互通總體規劃》,確定了以基礎設施建設、機制構建和人文交流為主體的互聯互通建設藍圖。該藍圖是東盟旨在實現經濟共同體、政治安全共同體和社會文化共同體的重大舉措,不僅關係到東盟在地區經濟合作中的主導地位,還關係到東盟內部的穩定團結和經濟增長。
  海外高鐵市場潛力廣闊
  業內人士表示,外國高鐵建設市場潛力很大,中國出口高鐵的前景非常廣闊,但競爭也非常激烈。
  近年來,國外不少國家也加快了高鐵建設步伐。據悉,澳大利亞目前正計劃在該國主要城市聚集的東海岸修建全長約1700公里的高速鐵路,該項目將耗資1140億澳元(約合6369億元人民幣)。據泰國運輸部的高鐵建設規劃,泰國將在未來7年內完成4條高速鐵路的建設。美國、俄羅斯、馬來西亞、新加坡、巴西、土耳其等國也都積極謀劃發展高鐵。
  巨大的市場刺激著中、日、德、法等掌握著高鐵建設熟練技術並具備對外承接建設工程和技術輸出能力的國家,尤其是在東南亞地區,日本出於政治和經濟雙重原因,與中國展開了激烈的競爭。多年來,中國不斷吸收、消化、學習和借鑒世界先進高鐵技術,通過自主創新,形成了自己的技術,這讓日本等國大為震驚。如今,中國已是當今世界高速鐵路發展最快、運營里程最長、運營時速最高、在建規模最大、擁有系統技術最全的國家,並開始以積極姿態參與國外高鐵建設,除了中國國家領導人在不同場合推介中國高鐵外,中國相關的企業也在海外舉行高鐵展。
  據報道,中國南車集團近日獲得了來自意大利的訂單,向其提供高鐵核心配件轉向架,這意味著中國高鐵核心零配件獲得歐洲市場認可。此前,中國高速動車組鋁合金車體大部件曾銷往歐洲。
  技術出口必須把好質量關
  分析人士指出,中國高鐵出口的最大優勢是成本,中國每公里高鐵工程費用為1.3億元人民幣,加上管理費用和拆遷成本,每公里約為2億元人民幣,是國外的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中國高鐵運營里程已經接近一萬公里,其舒適性和高速度都讓世界為之驚嘆。連美國總統奧巴馬都坦承,美國在高鐵上落後了中國十年,要向中國學習。
  吳心伯表示,中國高鐵 “走出去”,除了價格優勢外,還有中國的經濟實力做後盾。他說:“例如,中國剛剛和泰國簽署了‘大米換高鐵’的合作備忘錄,就是用泰國的農產品抵償高鐵建設的部分費用。這很受泰國方面歡迎,因為泰國的大米滯銷,成為政府最頭疼的問題之一。而這點只有中國能做到,其他的競爭對手,如日本,對國內的農業採取了保護措施。”
  此外,中國在東南亞國家推銷高鐵還有另外一項優勢,就是與這些國家都有良好的關係。“以泰國為例,中泰有幾代人建立起來的深厚情誼,”吳心伯說。
  吳心伯表示,“高鐵外交”與“熊貓外交”和“乒乓外交”不同,後兩者只是營造一種友好的氛圍,而高鐵出口是中國經濟技術實力的體現,以往中國從來沒有出口過技術含金量這麼高的產品,這將成為中國出口的轉折點,改變中國在世界人眼中的形象。
  任曉指出,中國高鐵要走出去,必須把好質量關,這關係到中國技術出口的形象。
  (原標題:中國“高鐵外交”促國際形象轉型)
創作者介紹

402

jwvpyj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